永利线上娱乐_永利在线娱乐平台_永利娱乐官网-Company open

永利线上娱乐,永利在线娱乐平台>原创作品专栏>优秀作文>《刻画人物的优秀文章:产霞》正文

刻画人物的优秀文章:产霞

时间:2018-11-26 17:38:11本文内容及图片来源于读者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xuexila888@ 丰羽

  关于教师的作文应该怎么去写?如何生动形象的刻画出人物的性格?接下来小编为大家介绍刻画人物的优秀文章,一起来看看吧!

刻画人物的优秀文章:产霞

  产霞

  文/魏丽饶

  产霞姓王,男,背微驼,豆荚眼。

  从豆荚眼顺下来,过了鼻翼,往下顺出两撇八字胡。

  八字胡是极要紧的,因为它的下方还虚掩着一张不怕犯法的嘴。

  我说不怕犯法,是因为即便这张嘴整天干些不讨喜的事,却怎么都触犯不到法律法规。在九十年代,谁能说数学老师打骂学生是犯法的呢?况且还是一帮辨不清是非的小学生。

  不成器的差等生,还没资格获得这张嘴的训斥哩。“朽木!”言简意赅的两个字从八字胡里吁出时,产霞早已撇着豆荚眼走了。

  那叫放弃。

  话说回来,倘若产霞驼了背,腆着并不肥硕的肚子,叉开两条细长腿站在你面前时,起码证明你不是朽木。倘若产霞阴着脸,愿意拿豆荚眼里的“豆仁”剜你几眼,那你就该算是好学生了。总归这几眼是不会白剜的,接下来他还会耐着性子给你讲一讲你不懂的题目。那么,对待优等生,产霞是不动用豆荚眼的,通常直接掀起八字胡就骂开了。骂人不健全,没带脑子来上学;骂人没脑子,很简单的道理想不通;骂人没长眼,做计算题把加法写成减法,减法写成了加法;骂人是饿死鬼,明明算对的题目,誊答案时丢了一个零。“早上没吃饭啊,来这儿吃了个零!”产霞骂人,向来很有逻辑性。直到把你骂得七荤八素,他也词穷墨尽时才算告一段落,怎耐他骂成哪样都是合情合理的。为师苦口婆心教导学生,是多么崇高多么难能可贵啊。因为骂完之后,他还是要坐下来休息一下的。他就在你旁边的座位上坐下来,拿笔在本子上把题目工工整整地抄下来,列出竖式,一步步教你计算。这个时候,产霞的嘴已经不那么可恶了,而是变得极温和极有耐心。每算一步,就停下来询问一下你听懂了没有。如果你听懂了,他的八字胡就翘起来,这下把豆荚眼也挤得眯缝成了一条线。若你还是没明白,他也不恼,而是重新拿过一张纸,把刚才的计算步骤细化了再讲一遍。就这样,直到确定你把这道题目啃透了他才放心。

  这就是产霞,古怪的产霞。

  还有一种产霞,是不常见的。既不翻豆荚眼,也不提八字胡。往往是在一次单元测试之后。产霞将两腿叉成大约三十五度左右,定定地站在讲台上,一个个点名公布成绩。念到谁的名字,谁就上去领试卷。然而就在从座位走向讲台的这点时间里,产霞早已将手中的试卷翻来覆去浏览了一番,个中乾坤了然于心。平日里他寄托了很高期望的那几个优等生,这会要是出了差错,产霞定是特殊对待的。刚走上讲台,他就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精准地钳住了你的腮帮子,使劲提溜到一个高度后,右手再出来扇两个脆响的耳刮子。哦,至于扇几个耳光,具体要看你错几道题而定。我那次就是错了两道解方程,一道扣五分,结果只考了九十分。那是我第一次“领”产霞的耳刮子,没有任何防备,只听得“啪”一声响之后,脸腮上就“咝”地划过一阵冰冷。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,紧接着就又来了一股。我原本以为还会搭配一顿不怕犯法的痛骂,结果没有。产霞直接把试卷递给我,就点下一个人的名字了。

  这个产霞,我的确印象深刻。在镇上读书的三年里,也只领教过那么一次,因而始终难以忘怀。后来每次面对一道方程题,就会不自觉地回想起那一股子冰凉,以及冰凉过后的痛麻。着实劲爆火辣,着实提神醒脑。

  其实,我真正最难忘的,还数那一次。产霞带我去县城参加市数学奥林匹克竞赛。全校就我一个人进了决赛,这是件大事,看我的数学老师产霞他有多么神气哇!从接到通知以来,这些日子里他的八字胡都翘得高高的。胡须下面的嘴巴也变得无比欢喜,不是说笑,就是唱曲儿。即便连日大雪,他也能把校园里的积雪笑化。我记得,产霞就是穿着一双黑色高筒雨靴趟过污黑的融雪,带我去县城的。那天他特别兴奋,为了让这份自豪显得更加耀眼,他特地一大早就站在校门口等我。陆续来校的老师们见了面,都恭维地跟他打招呼,产霞就更高兴了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那天他站在鹅毛大雪里,是将两条腿叉成了四十度还是四十五度,借这五到十度的差异来强调心中的喜悦。

  同去的还有我的父亲,他一大早就冒着风雪从麻糊村赶到了镇上。先去亲戚家接上我,再一块到学校同产霞会合。碰头的那一刻,两位年龄相仿,心情也相仿的男子竟激动地握起了手,这种在乡镇上极少有的见面礼节,被他们表现得坦然、自如。“麻烦了,产霞老师!”父亲居然很自然地称“产霞老师”。别扭!真是别扭!称产霞多亲切,干嘛还要啰里巴嗦地叫成产霞老师。我甚至觉得父亲这样太不通顺了,很好笑。在我们学校,没有一个人叫产霞老师。不论校长,老师,还是学生们,都习惯叫他产霞。也不叫王产霞或王老师,就叫产霞,仿佛只有这两个字才是对他最尊敬最礼貌最适宜的称呼。当然学生们是背地里叫的,当面通常尽可能打直腔。我想,对于这个称呼,产霞一定是知道的,只是他既不纠正,也不介意,甚至可能还有点满意吧。

  遇见颠覆性的产霞,是在小学快毕业的最后一个学期。

  那个时候学习已经很紧张了,教室后面黑板上的“学习园地”里只剩下一句话:“小考倒计时xx天!”,这意味着班上哪几个人能有把握考上县重点中学,已经很明朗了。“但万万不可掉以轻心!”这句话是产霞说的。他让我们五个人把课桌拼起来,围成一个圈坐在一块,反复考奥林匹克竞赛模拟试题,反复训练。每当我们遇到解不出的题目向产霞请教时,他就像发现宝藏一般,兴奋地在“圈子”里展开竞赛,比谁先解出来。谁先解出来,自然得不到奖金,连一颗糖也得不到,但是可以得到产霞那双豆荚眼的赞赏和肯定。豆荚眼的认可是多么罕见哪,这认可向来是极吝啬的。唯独在最后一学期,产霞却常常大把大把地给我们。就像辛辛苦苦伺弄了三四年的桃树李树,终于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。眼看着即将大丰收的那份喜悦,自是难以掩饰的。所以产霞才说“万万不可掉以轻心”,这话是提醒大家,或许也是在警示他自己。

  然而事情做起来,却背道而驰。临近小考,天气越来越热,尤其到了晚上,整个教室点满蜡烛的时候,更是难耐。离升学考试只剩下一个多月了,所有的课程都已经结束,全面进入了考前复习阶段。每个人心里的弦都越绷越紧,唯独产霞却在这关键时刻疲沓下来。他几乎每天晚上一到下自习时间,就准时出现在教室里,催促大家马上回家休息,不许留下来复习,也不许把习题集带回去。许多人都说产霞是犯了糊涂,也有人说他另有高招。孩子们并不敢领情,毕竟听说小考是走进大学校门的第一个台阶,考不上县重点,未来就极其渺茫了。因而所有人都拼了命地珍惜白天的学习时光,争分夺秒地做练习。原本相互竞争的同学,也顾不得再嫉妒,而是大家拧成一股绳,互帮互助,协力前行。

  事实证明,颠覆性的产霞最终的确干了一件颠覆性的事。我们班级升学考试结果远远超出了预期的想象。原本不在“圈子计划”里的几名同学也考了高分,校长高兴,老师高兴,家长高兴,同学们更高兴,唯独产霞不高兴。因为考试结束那天下午,学校就全体放暑假了,后来既没有开会,也没有再返校看成绩。这就意味着,虽然取得了意料之外的可喜成绩,但产霞只能把它装在兜里,鼓鼓囊囊地揣着。这是多么熬人的事呐,尤其是对于志得意满,硕果累累的产霞来说。即便他把两腿叉成五十度,六十度站在大街上,仍旧没有谁走过来特地和他握手,称他“产霞老师”。

  也许后来,每当想起我们这个没有画上完整句号的毕业班,产霞都会不自觉地眯起他的豆荚眼,翘起八字胡。然而此时,即便往事不说出口,人们也该由衷起敬了

  公众号:玉峰文苑

  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!——永利线上娱乐,永利在线娱乐平台